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需企业家长学校三方共同管理

2017-08-06 09:40点击:
  “禁止向未满12岁的儿童提供服务!”——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近日联合出台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引发热议。8月4-5日,三秦都市报记者连续两天走访西安多条街道,看到不少儿童骑单车出行,甚至有小男孩骑单车载着小男孩、或“飙车”。
 
  12岁以下儿童“禁骑”如何保证?专家认为,一方面,西安应尽早出台共享单车相关细则,另一方面,需要共享单车企业、家庭和学校共同努力,才能有效禁止儿童骑行。
 
  直击
 
  小男孩骑单车载着小男孩
 
  西大街上,穿着拖鞋的小男孩,骑着共享单车前行。让人担心的是,后面还载着一个更小的男孩,孩子屁股坐在后轮胎上面(没有座位),拖鞋踩在自行车车轴处,非常危险。
 
  “这么小的娃骑车子载着另一个娃?连后座都没有,万一磕碰上了咋办?”两人经过时,不断有路人回头议论。过往的其他车辆,看到这一幕后,也是小心翼翼地行驶。
 
  昨天,也是在该路段,另外一位小孩骑着单车,看到记者拍照时,立即下了车,推车离开。
 
  小男孩站着骑单车走机动车道
 
  晚上,记者来到某中学附近的小广场,看到一位体型微胖的小男孩骑着单车进了广场。当记者要采访时,他立即骑上车,一溜烟不见了。
 
  在半个小时内,记者发现南北走向的铁安一街,有4个小孩骑着单车走过,他们走的均是机动车道。两个小男孩骑车一前一后经过时,记者发现位置靠后的小男孩,不是坐在座位上,而是站着骑。他们骑行时,身边不断有汽车经过。
 
  家住附近的李先生说,晚上经常能在小广场上看到孩子们骑单车,有时候甚至还骑行比赛、“飙车”,骑得特别快,吓得散步的人都不敢走。“娃们骑车子追逐嬉戏,甚至互相碰撞,大人也不管,真是不理解家长是咋想的。”
 
  11岁娃1分钟破解单车电子锁
 
  4日19:30,在友谊东路附近,三秦都市报记者看见有5位孩子骑共享单车,1位女孩4位男孩。其中,1位男孩骑着一辆共享单车,跟在大人后面,前面的大人骑着另一品牌的单车,大概两岁的小男孩坐在车前的篮子里,朝友谊东路向西骑去。
 
  记者发现1位独自骑单车、穿一身红色运动短装的小男孩,把车停在公交车道旁的绿化路上后,记者走上前去,看到此单车座位被调到了最低位置。该男孩告诉记者,自己今年11岁,下半年上六年级,家住附近的西铁小区,刚从附近的学校打完比赛回来。
 
  不满12周岁怎么能骑共享单车?起初该男孩说:“都要扫呢!”当记者疑惑时(12周岁以下不能注册),后来他坦言:“我是直接破的,电子锁也可以。第一次骑单车时,我开锁也就用了一分钟。把所有的常规密码一试,我就试了两次就开了。”紧接着他补充道,有时候也靠运气。
 
  当记者指着车上“未满12周岁严禁骑车”的安全警示语时,该男孩表示:“我们不上路,只走人行道。”记者提醒他安全最重要。
 
  男孩用母亲的手机扫码骑单车
 
  4日9:20,在咸宁西路与交大街丁字路口靠近天桥位置的人行道上,一名12岁男孩骑着一单车准备穿过交大街,追上前边骑车的妈妈。小男孩告诉记者,他用妈妈手机上的软件扫完车身二维码后,骑上了单车。并表示,妈妈手机上有小黄车和摩拜两个单车软件。
 
  连日来记者发现,傍晚时在咸宁湾小区楼下停放非机动车的车棚里,经常看到小女孩或小男孩手动开小黄车机械锁的身影。令记者惊讶的是,一次一个小男孩在30秒内手动打开了一辆机械锁的小黄车车锁。
 
  在田家湾村,记者多次看到年龄很小的三五个小男孩,一起骑车在村里转悠的情景,有的男孩骑车时站着、甚至不能坐到座位上。
 
  运营商
 
  安全警示语受损想办法设屏障
 
  采访中记者发现,在停放于咸宁西路过街天桥的20辆共享单车中,16辆小黄车中仅有5辆车的把手中间位置贴有“未满12周岁严禁骑车”的用车安全警示语,其他小黄车要么是没有警示语,要么被撕掉,要么已破损,全部内容无法看清。此外的1辆酷骑和3辆摩拜单车,记者均未发现车身有明显提示的用车警示语。
 
  记者致电小黄车、摩拜和酷骑三家单车服务热线咨询。对街头出现年龄不足12岁的孩子骑单车这一问题,小黄车的客服人员表示,出现此情况,可能是家人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帮孩子办理,之后给孩子用。酷骑和摩拜单车工作人员的表述也均类似。
 
  “我们每个城市有专门的运维工作人员,如果看到未满12周岁的孩子骑车,会强行禁止。”小黄车的客服人员表示,如果儿童骑车出事,是没有保险的。酷骑的客服人员称,“父母同意,在有监护的情况下使用单车,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处理。”
 
  针对新规定,不少单车企业也在想办法让12岁以下儿童“禁骑”。例如哈罗单车表示,设定了“三级保护屏障”,第一级:用户在提交身份证时自动对生日年份进行计算,低于12岁者,则无法提交;第二级:大于12岁以上的用户,接入多家身份证认证平台服务,进行身份证审核,提交信息与数据库一致时才可审核通过;第三级:当以上两种情况都审核无法通过,可手动提交身份证照片和手持身份证照片,进入人工审核流程,对不符合者加以“拦截”。
 
  小蓝单车也表示,已在通过“天眼系统”逐步实现算法管理替代人工运营,最大可能避免完全依赖人工运营所带来的负面隐患。
 
  说法
 
  西安将出台共享单车相关细则
 
  记者昨天从西安市交通局了解到,将严格按照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执行,目前,西安正在积极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。在陕西省教育厅记者获悉,日前其出台的《陕西省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》,将于今年9月1日起执行,明确规定:禁止12岁以下学生骑自行车、16岁以下学生骑电动车上下学。其实,我国早有禁止12岁以下儿童禁止骑行自行车的规定。此次出新规,跟儿童因骑行共享单车屡屡发生事故有关,特别是发生在今年3月26日,上海一名未满12周岁的男孩骑行共享单车时与客车相撞死亡的严重事故,其父母索赔878万元的民事诉讼,在社会上也引发极大关注。
 
  企业家长学校三方共同管理
 
  在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王奇律师看来,有了新规后,还需要车企、家长和学校三方共同努力,才能有效保证12岁以下儿童禁骑。
 
  “单车企业,要在管理手段和措施上下功夫,从技术手段上,保证儿童不能非法骑行。”运政人员刘先生说,一些小朋友掌握某品牌共享单车开锁“技巧”,只要记住密码,把车停在偏僻处,第二天就可找到再骑;还有些人通过转动机械锁密码盘的不同数字,来观察按键反应或根据机械锁盘上的“痕迹”来解锁。共享单车企业,应该给密码锁存在的漏洞“打补丁”。
 
  不少儿童骑行,也暴露出家长的监管问题。“现在正值暑假,一些孩子骑着自行车玩耍!”家长李先生说,儿子跟同学一起骑行被他阻止,才得知儿子的同学,用的是父亲给买的手机,并下载了单车软件,绑定了支付功能,说是骑行可以锻炼身体。还有一类家长是用自己的手机给孩子扫码骑车,抱着侥幸心理,觉得骑车子没啥大问题。“对家长来说,必须对儿童尽好监护责任,不要放纵孩子骑行共享单车。”李先生建议,西安出台细则时,应该明确处罚,如果家长疏于监管,12岁以下儿童骑行,一旦发现,就对家长采取罚款等处罚措施。最后,也是很重要的一环,学校作为主要的教育机构,应该通过教育、宣传等多种形式,让儿童了解未满12岁骑车上路的危害,让儿童树立安全意识,避免不必要的伤害。“我们学校早有规定,禁止12岁以下儿童骑行。可是近年来,随着时髦的共享单车出现,一些孩子尝鲜、好奇,就偷偷骑单车,还有的为了证明自己厉害,专门破解密码锁。骑行后,害怕老师批评,就把车子放在学校门口外面老师看不到的地方。”西安南郊一小学教导主任如此表示。